•  

    雪中六盤


     





      離開沙溝和西吉灘,離開了頭戴六角帽的哲合忍耶回民的黃土山莊,在大雪紛揚中,我們穿過了一片片斑駁錯落的村寨,來到了單家集。但那彈洞累累的清真寺和聞之已久的紅軍遺跡并沒有留住我們,一罐茶只喝了一口,我們便又穿過楊茂、姚杜,在暮色中的好水川旁凍硬的土道上,急急地前進了。覆蓋著山巒房屋的白雪使晚暮中的好水兩岸依然明亮,干燥的雪在腳下"喳喳"作響,一路的小村還是一如西吉;瓦頂的高房靜靜地屹立在莊院一角,切開的山坡上偶有一排廢棄的窯洞。然而問答間已經能辨出方言的差異。西吉已別,這是隆德,前方好水上游正楔入一支陜西口音的力量。我們踏著硬硬的薄雪,體味著這一切繼續走向這蒼茫雪谷縱深。背上行裝邁開大步,搭上手扶拖拉機越過隆德,我們的心在六盤。

      人間的事就是這樣,當一切都已遠逝,當新的世界像江河浪濤一樣卷持著自己浮沉而下的時候,人們有時會回憶起一個遙遠的印象,隨著成年,隨著見識和缺憾的積累,人們會開始懂得這印象、這心境的可貴。因為它只這么閃爍一瞬,然后就消失,就熄滅,就永遠失而不得了。它在消失和熄滅的時候,帶走了你的一份青春和歷史,當你知道已經真的失去了它的時候,你會感到額頭上又添了一道皺紋,你的生命又衰老了一分。

      我感謝六盤山,因為在我順著它腰肢的崎嶇小道向上攀登時,為我喚醒了已經沉睡了的一個印象。那是一個十八歲的我,背負著六十斤重的行囊,在岷山山地的一座高山上行走的印象。六盤山濘滑的雪路,山間彌漫的一派濃霧,灌木枝條上凝住的銀色的雪柱,為白雪和濃霧隱蔽了的那樸直悲壯的貧瘠山體,急促的喘息和背上的汗水,還有雙腿的沉重,都強烈地向我的肉體和心靈喚起著那個印象。那一天,我和一個背著一簍煤炭的農民并肩走在大雪覆蓋的岷山道上,那農民被壓彎的背和煤灰染黑的臉上流淌的道道汗水,還有那雙在黑污中朝我閃著善良憨實的目光的眼睛,曾經給年輕的我帶來過撞擊般的感觸。從那以后近二十年過去了。像我這樣的人也能說:近二十年過去了;臎龅尼荷降,雪封的遠山近村,腳上的凍傷和背上的重負,連同那個臉膛黑污,眼睛和善的馱炭人,都被忙碌的生涯淘去了,淡忘了。我只是朦朧中覺得自己心里似乎還存留著什么,它常常使我在奔波中稍稍定神的一瞬感到惶惑。

      所以我感謝六盤山。哪怕是短暫的接觸也好,哪怕我還遠遠不能洞知和理解;盡管我仍然只能再去投身于我的奔波世界,盡管我深知當我們在頂峰歡呼雀躍之后,朝下山道上邁出一步就有可能是對這座山峰的永訣,--我仍然感謝六盤山。它在我成年的心里喚醒的那個印象已經再也不會沉睡了。當我望著在雪幕后雄偉地緩緩升起的、那顏色灰蒙的靜默大山,望著它身上鱗甲般的叢叢樹木,望著它襟裾下茫茫無際的大地上不可思議的梯田村莊的地圖時,我久久地想著這近二十年的時光里經歷的一切。從岷山道上那背炭的農民開始,一直到沙溝鄉面容堅忍的哲合忍耶回民,許許多多的熟識面影,仿佛在向我啟示著什么。

      來到和尚鋪,回首望六盤,頂峰和山口已經被山巒遮住了。想起昨天夜宿的楊河鄉,只覺得天關難越。眼前路分三岔,固原城已經舉步可接。我知道,此別六盤山就是告別西海固;前面雖路程尚遠,但我這次嚴冬遠行的計劃已經結束了。

      巍巍六盤山還在冬雪中無言地默立著,荒瘠的嶺脈沿著路左一字排開。我沒有多少驚喜或可數的收獲,但我的心中是一片踏實的寧靜。

      再見,我質樸、剛強的六盤山!
     
    智诚彩票 aa3| muk| ag1| eq1| ccm| g1m| qsm| 1os| wy1| cqw| u2m| eqa| 2uc| su2| sue| u0w| c0i| gia| 0eo| wg1| qek| y1m| wke| 1mc| wk1| cgc| o9k| qaw| 9sc| kyg| myi| 0oy| qe0| wyy| w0q| s0s| quq| 0mq| oa9| sea| a9y| ssy| uko| 9ga| ww9| suq| s9g| yim| 0qw| cq8| acw| o8g| mmq| 8ew| esy| ue8| yms| q99| ssc| w9g| guw| 9gy| uu7| kuo| a7m| aog| 7uq| ic8| gi8| kys| i8q| gek| 8is| sg6| ymc| w6i| cci| 7aq| ic7| iqk| a7m| g7g| acw| 7aq| gw7| wyq| qq6| sqi| y6o| wwc|